追蹤
逗。熱。鬧。
關於部落格
  • 377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顧玉玲 我的勞運‧我的寫作


「作家撒野・文學迴鄉」7:顧玉玲 我的勞運‧我的寫作


顧玉玲的演講摘要,內容有點長,但對於勞工運動和權力關係的分享值得閱讀、思考。連結中並附有許多移工及勞工的繪圖和攝影作品。以下為我特別有感觸的段落:
 
● 我們都知道勞動創造了最重要的價值,可是工人的位置似乎不受重視,他們被視為這個社會的底層。這不只反映在薪資上,還反映在文化上。許多工人文化被認為是不入流、膚淺、不重要的,因為我們所認定的主流文化通常唯美而精緻。
 
可是我自己在基層裡頭,感受到他們豐沛的生命力,工人的膽識、對利害的盤算、對未來的規劃……,這些東西都非常精采而豐富。所以過去我一直跟很多工人在創造,看怎麼讓工人文化被重視、被肯定、被承認──它是一個有價值的文化。
 
●「你看見了,可是不一定看得懂;你聽見了,不一定真正聽進去。」有些東西還是跟個人的生命經驗有關,那個理解是有限制的,不是說充滿熱情跑到底層就能寫出真相來。其實我們終究是這個社會的產物,主流的觀點和價值怎麼作用在我們身上,是很明顯的,所以我們有限的知識跟常識,要扣合那個生命的歷史經驗。
 
● 我覺得在這個以自由競爭為主軸的社會長大的人,大概自我只有太大,不會太小。我們都不用擔心失掉了自己,我們太重視的就是自己了。我們一直在強調個人主義、累積個人條件跟財富,只怕我們其實沒有機會去看到別人。
 
● 我從事勞工運動以來,看到很多工人從來不是一個單純的受害者,把他當做一個受害者,就會弱化他的力量、覺得要保護他。社會上會有一種運動的救援路線,就是要來救這些例如受暴的婦女。可是我的經驗恰恰不是這樣,我覺得每個人都有能耐,只是這些能力有沒有機會被承認、被看到、被表現出來。
 
● 弱勢是「處境」,不是本質。不管是工傷者、性工作者、外勞,人們說這是弱勢運動,可是弱勢不是說他本來就很弱,而是很多人被放在這個結構裡頭,被迫身處弱勢。懷著一些夢想,覺得這社會應該要變成這樣或那樣,有時反而會變成一種傲慢。因為你自視比較正義、比較進步。
 
●「多元是視角」,站在不同位置你會看到不一樣的東西。但你還是要有「是非」,這個是非不是你絕對是對的或錯的,你一定會看到自己有「立場」,這無法迴避。面對個案,你要去看到真相。但立場我站在工人這邊,是因為我很清楚目前的社會條件,大部分的好處都給了資方,而工人相對一無所有。
 
我在說的是,你站在哪裡、你現階段選了什麼立場,你自己要面對。不可以說我是公正客觀的,我認為那不老實。
 
● 我們從小對反抗這件事,並不支持。若會支持,都是支持『英雄式』反抗。解嚴之後,我們某種程度會崇拜那種對抗權威坐牢30年的英雄人物,我們會覺得這種人好像台灣社會欠他什麼,我們肯定他,就給他一張選票,可是那都是一種交換關係。
 
我覺得,對抗強權相較之下不是那麼重要,反而是我們根本沒有學會跟弱勢者平等共存,還沒有學會條件好的人跟條件相對不好的人攜手並進,一起要求政策改變。
 
● 什麼方式做事最有效率?就是權力,但是如果我們總是把希望寄託在權力身上,那也不要社會運動了,今天找立法委員幫我們解決事情快得多,可是弱勢者,就會永遠是弱勢者。
 
「讓更多人有機會說話,來解決事情。若解決不了,就一起面對結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