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逗。熱。鬧。
關於部落格
  • 376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知道自己要甚麼──《不想考基測》觀後感




整理房間,挖出高中筆記,看到當時自己寫下的字句:
 
「無限制的想,從來是我最喜歡的,但,像現在,一早起床、上學,然後,放學、晚自修,我覺得我的生命都耗在教科書中,如果真的這樣過三年,我好怕,而且比我用功的大有人在,實力比我強的也比比皆是,我上得了好大學嗎?我,一定要上好大學嗎?」
 
這之後我開始飲食失調(厭食暴食),每天穿著制服出門後,就在公車站牌前的簡餐店換上便服,去圖書館,不然就是到河濱公園,只有這些時候,感覺活著。
 
教官問我翹課去哪,誠實的說了,沒有人相信,為什麼沒有人相信離開學校不是「變壞」?
 
要怎麼解釋:我只是想要像個「人」,我只是想要呼吸,而已。
 
好不容易(拼命翹課的)撐到高一下就休學(幾乎是半退學狀態),在咖啡店打工,兩三年後考同等學歷再考大學,並非走投無路(我很喜歡咖啡店),而是:想讀書的動力,飽滿了。
 
考上東華,也沒有畢業,但離開的心境跟高中的棄絕不同,是出發。
 
現在我已經靠接案工作一年多,剛開始半年收入不穩定,後半年慢慢步入正軌,目前在準備工作室。我喜歡我的工作,能夠養活自己,有能力照顧興趣,每個月固定存錢,最珍惜的是可以安排自己的作息、時間彈性,心滿意足。
 
說起來,我只有國中學歷。
 
有時候想要證明「學歷不是最重要的」的念頭,會勾引起心底對於追求「成功」的欲望,但十六七歲被貼上「成績不好」、「壞學生」、「沒前途」標籤而求助無門的我總質疑:「成功是甚麼?」
 
正因為對「成功」有了制式的標準,才讓許多不願意尊崇或無法服贋這些標準的人被視為「失敗者」而傷痕累累。
 
走來,我明白: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步調,急不得,而知道自己要甚麼、有機會知道自己要甚麼,才是重要的。
 
也由於身處邊緣,讓我擁有、或至少願意體會相對弱勢在社會上的處境。
 
關心女性、勞工、教育議題,不是我「想要」實踐,也不是我「選擇」參與,只是自然而然的,必須透過與別人的對談、與別人的眼睛、與別人的心,回頭去望見青春期的自己──他還在簡餐店換裝嗎?還在圖書館閱讀嗎?還在河濱公園打球嗎?

還是,自足自省地走在一條漸漸看清楚自身臉目於是眾人悲喜也不再模糊的小徑?
 
疼痛與挫折的意義,也許部分在於,被好好觀照的傷,會讓心更柔軟更同感,才能放下權力、放下傲慢、放下偏見,和受苦的人、和真正的自己,站在一起。
 
《不想考基測》六分鐘的記錄短片,沒有煽動的情節,講的是每一位台灣學生幾乎都會經歷(或正在經歷)的糾結,可是,透過十六歲導演的鏡頭,我回憶起那家簡餐店、那個圖書館、那座河濱公園、那間咖啡屋。

謝謝它們曾經在那些時候、在那裡,擁抱我,收留我,不評價我有甚麼不一樣,不指責我做錯甚麼。
 
 
 
相關連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