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逗。熱。鬧。
關於部落格
  • 376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被溫和的暖色調給包圍到無言──電影《搖滾保母》觀後感

很受不了不斷重製既有不平等權力關係,卻又創造溫情、煽動觀眾情緒,好賺取眼淚、模糊一切的作品(無論是文字或影像)。
 
跟wayne到關渡參加關渡第二屆電影節,第一場就是《搖滾保母》,講的是兩位女性的故事,一位叫韻如(楊文文飾演),曾經意外流產,因子宮肌腺瘤無法生育後,處心積慮的尋找代理孕母;一位叫筱瑜(魏如昀飾演),是搖滾歌手,因男友羅傑酒駕撞死人,負擔了150萬的賠償金,而願意去當代理孕母。
 
中間穿插韻如的丈夫至凡,無法忍受她在流產後高壓、歇斯底里的個性而外遇,韻如得知後自殺,住院期間,至凡的女朋友小盧留了一封信表示「至凡其實還是愛你的」,然後消失,韻如與至凡破鏡重圓。
 
筱瑜卻在懷胎六個月期間被診斷出罹患了肝癌末期,韻如希望她人工流產,但筱瑜堅持要把孩子生下來,最後死了,韻如把順利生產下來的女孩取名筱瑜。
 
結尾的情節和台詞濫情的不可思議,戲院裡有一票人在啜泣。
 
● ● ● ● ● 
 
映後座談,導演與製片接受訪問,導演談到這樣的劇情安排是因為三幕劇的結構,每幾分鐘就要來個爆點,製片不斷提及這部片拍攝的辛苦和幸運(感謝上天之類的),如果大家有被感動到,那也表示他們的電影離好萊塢越來越近。
 
我幾乎要被這溫和的暖色調給包圍到無言。
 
「代理孕母」是很棒的素材,這個議題不只牽涉到女性跟胎兒的關係,還包括她如何處理伴侶、家族和社會加諸於她身上的那份關於一位女性、一位妻子、一位母親的期待。
 
片中韻如如此渴望受孕,是對於新生命欣然迎接,已經在心理上準備好了要做母親?還是下意識的必須治療自己在上一段流產的傷痛?或者也有社會與家族給予已婚女性必須生育的龐大壓力?
 
這個部份很需要釐清,但《搖滾保母》中含混帶過,好像韻如的歇斯底里只是她的人格特質,她的強勢(女性的強勢?)甚至「造成」了家庭的不幸福、她的伴侶對她的隱瞞。
 
● ● ● ● ● 
 
另外,能夠體會急迫想要小孩的母親的心情,卻也不能因此而掩蓋代理孕母這件事情背後的權力結構,是擁有資本的女性將這份責任或想望轉嫁到其他女性身上。
 
例如韻如強行規定筱瑜的生活作息、甚至開設課程要筱瑜接受:「因為妳的肚裡有我的小孩。」,筱瑜也反過來持「孕婦生氣對胎兒不好喔」,作勢捶打腹部,不但要求韻如鬆綁對於她的控制,更進一步的試圖控制韻如。
 
這之間有非常細緻的權力關係,而《搖滾保母》的安排是,筱瑜無聲無息、沒有任何掙扎的妥協了,住進韻如家(甘願被控制)、不彈吉他不練團(放棄自己的事業和夢想)。最後,連命也不要。因為「不管怎樣」都要把肚子裡的孩子生下來。
 
整部電影不只用大量的粉彩和溫情掩蓋劇情背後所暗藏的──父權體制下,社會對於女性的期待,家族對於女性的壓迫,女性對於女性的控制,更片面將所有的答案和希望寄託在未出生的生命上,以「愛,是一種無私」層層綑綁母體。
 
(犧牲胎兒意圖保全母體又難道是自私的選擇?)
 
搖滾保母,我卻看見搖滾樂所象徵的獨立思考與反叛精神,在這部片中被無關痛癢的給收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